东京·夜晚的一个人拉面

前些日子同学聚会,回来的路上,在出租车上听到电台点歌,有个男人的声音说,我想点一首陶喆的《小镇姑娘》,送给17那年做我前桌笑起来很傻气的女孩,祝她今天结婚快乐,北京太远,很抱歉我不能去了…

 

男人的声音透着一股平淡与落寞,恰似夜色下,城市荫翳的光影,隐藏着一个个欲说还休的故事。

我听着陶喆的小镇姑娘,想起刚刚聚会的人们,读书时干净的校服姑娘,一个个都画起了美美的妆。

 

有人说,不断拓展的钢筋水泥是这颗蓝色星球的牛皮癣,日渐侵蚀着自然本身的素颜。

城市里的人,也在不断拓展着这个钢铁森林的小世界,留下一个个独自舔舐的断篇。


 

出差到东京转机,提前约了在东京工作的留学旧友——大熊君。

本来只是打个招呼,也不想特地麻烦他招待叙旧。可是大熊很热情,怎么也让我一定抽空跟他吃个饭。

办完事,我连夜赶到六本木地铁站,他已在车站边的famliy mart坐了许久。

 

大熊原本是个体重220斤的东北壮汉,以前一起在榻榻米的公寓合租时,曾因他半夜上厕所摔倒,导致榻榻米剧烈震动,让我误以为发生地震。

 

而时隔三年再见到,穿着风衣的他,目测整整瘦了一个我。

大熊告诉我,这几年节奏压力大,食欲下降,又加一年前失恋,暴瘦了一大圈,过年回家他妈都心疼得哭了。

 

失恋?我很意外。

因为我知道,当初正是为了在东京工作的女友,他才放弃了国内国企的稳定工作到东京来闯的。

他苦笑,等会吃饭时再说吧。

 

我们经过一家一兰拉面,我心血来潮,说好久没吃日本拉面了,一兰还是很有名的,我还没吃过呢。要不先吃碗拉面填填肚子,然后找家居酒屋慢慢喝酒闲聊?

大熊笑笑,这家店我常来,一个人的时候,真的很感谢这种一个人拉面。

 

一个人拉面?

对呀,这家店最棒的地方,就是座位都是有隔断的,互相看不到对方,最适合一个人去了。一个人拉面?

那我倒要去看看了,对于只能一个人吃饭的人来说,确实很好的布局。

 

拉面店是自动食券机选择要点的拉面,然后进入里面,很像古代科举的时候一个个隔开的小隔间,只能容纳一个人坐下。座位前有个小帘子,服务员在帘子后,他看不见你,你看不见他。

 

桌上有根据个人喜好口味填写的单子,有汤的浓淡,也有面的硬软等等,细心周到。填好后按铃,工作人员就会掀开帘子拿走单子去做面,整个过程中,你可以不发一言。

 

我和大熊默默地吃着面,大熊在旁边轻叹道:我过去一年,每隔几天就会来这..有一次我吃了一半肚子难受,去上了个厕所,等我回来,面已经被收掉了…

 

是呀,这种一个人的拉面店,虽然本意是体贴和方便,但细细品着,空气中总是少了些人味。

来到居酒屋,下班的公司职员们说笑着抱怨着,人声嘈杂,杯筹交错。此等光景,却也让人欣慰。

 

一个人的时候,不敢来居酒屋,看着别人热闹亲爱,自己好像变成了隐形。大熊说。

没在这里交到新朋友吗,你不是挺能聊的吗。

心累,公司里的不想深交,公司外的没时间闲聊,就连自己的女朋友,也因为各种不一致,分道扬镳。也不知道当初的坚持是为了什么。大熊的语气并不难过,想必这一年他也看开了吧。那种淡然与落寞,让我又想起了曾经在出租车上听到的祝福,眼前又是霓虹闪烁的荫翳…

 

 

没想过回国吗?

在一个城市呆久了,偶尔也会有想逃离的冲动。不过有些路一旦走了,就很难回头了,我都30多了,也在这做的不错,寂寞这种东西嘛,慢慢会习惯的,这么大的城市,总有消解孤独的门子。已经为爱情冲动过一次,不能再把事业也丢了不是…

 

走出居酒屋,六本木的街道上依然喧嚣繁华,大熊无数次一人经过这些人群。

 

天空有飞机经过,我望着夜空中发光的白色机体,问大熊,明天我就回去了,以后还是少去一个人的店,会越来越习惯颓废的,试着自己学做菜吧。

 

大熊露出一个醉汉的笑:做完了没人陪我吃,不是更惨淡。

 

第二天,回国的飞机上,我翻开日记,看到自己昨晚的笔迹。



希望我的三十岁,不是一个人。


评论
热度 ( 3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