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讨厌法海?

日本江户时代有本志怪小说,叫《雨月物语》,写得很有《聊斋志异》的风格。
里面有个故事叫《蛇性之淫》,中国人一看就会觉得特眼熟。

故事讲的是渔场的少东家丰雄,在一次躲雨的时候认识了两个娇艳甜美的陌生美人,年长的名叫真女儿(日文中是漂亮女孩的意思),年纪小的没有说名字,只说是婢女。一番交谈,双方皆颇有好感,丰雄便借了伞给人姑娘,说好来日登门去取。

丰雄回来后朝思暮想夜不能寐,不日则登门上访。
接下来就是一来二去,郎情妾意,以身相许,准备婚事。
而实际上,美女二人皆是蛇精修炼的人形。

两人好事将近之时,发生了种种怪事。然后丰雄听信他人之话,认为二女是妖怪,开始远走千里之外。
没想到人姑娘情深意切,也走了千里找了来。一番辩解后,丰雄释怀,又你侬我侬在一起,终于结为夫妇。

婚后恩爱有加,幸福甜美。然而一次游山玩水之时,遇到一个神官老人,二话不说把二女赶入瀑布。然后拉着丰雄说,哎呀你碰到妖怪了,这两个女人是蛇妖所化,蛇妖都是很淫荡的哦,他们要吸光你的精气哦,你早晚要被她们害死哦。

是不是很眼熟?
说到这大家想必已有感想,这故事简直就是《白蛇传》的日本山寨版嘛。
而接下来日本的许仙和中国的许仙走上了两条完全相反的道路。

丰雄听完别人两句话,立马忘了山盟海誓幸福时光。
此后,开始了坚定且义无反顾地想办法除掉二女的革命道路。

请神官,请法师,请武士,一一失败告终,蛇精很受伤,但依然表示爱丰雄不变。
丰雄吓得假装答应,暗地里继续找除妖人。
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位大牛人——法海和尚!

对,你没有看错,就是法海!法海也很忙啊!中国的蛇妖要收,日本的蛇妖也要他收。
法海出了一个贼馊的主意,颇有其中国原版的风韵。就是让丰雄跟白蛇亲密的时候,偷偷拿出他的法宝袈裟,把蛇妖蒙住,她就不会动了。丰雄一点犹豫没有,哎呦这个主意好哦。

丰雄成功了,白蛇痛苦呻吟着,说你为什么如此无情呢?我对夫君一片真心,我跟你到底有何仇恨你要弄死我?

丰雄也知道蛇精对他确实真心,可他只有一个理由:“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最终蛇妖被法海镇压在寺里,所有人欢呼雀跃,皆大欢喜。

我看完莫名有一股寒意,因为原作的基调就是蛇妖虽然没做什么坏事,但她生而为妖,就是该死。虽然所有关于蛇妖的坏形象,都是别人传言,推理,偏见,可男主角就是坚定不移地信了,而作者还以非常赞赏的角度描写男主角的勇敢和坚定。

你看,差不多的一个故事原型,可以是中国版温良美好的白素贞,也可以变成日本版跟踪狂一般的怨毒蛇妖。

同样一个法海,如果自己多管闲事去拆散人家,就变得可憎,而受人之托降妖除魔就变得可敬。
那么影响我们情感变化的到底是什么呢?

没错,就是叙事角度。
俗话说,笔可以杀人,一个不经意的角度和描写变化,就能让人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试想一下,如果这个故事从蛇精真女儿的角度叙述,是不是变成一个执着追求爱情,却遭遇背叛的凄美爱情悲剧,而原文中勇敢正直的丰雄,也会变得薄情寡义,卑鄙无耻呢?

黑泽明的电影《罗生门》说明一点,每个人都有自己预设的立场,每个人都不可能说真正的实话,即使所言不假,但也是有选择的叙事和取材,以影响听话人的意见来支持自己。

我们为什么讨厌法海,无非是通过影视文化传播,这个故事得到了更大的宣传,人们愿意相信,并且认定着一个这样形象的法海。

我一直有个疑问,法海在金山寺,离杭州西湖将近300多公里。我不禁阴暗地想,如果不是有人千里迢迢去拜访他,法海可有这个闲心管这闲事?


哎,有些事真不能细想....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