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之所以渣,是因为他们输不起

如果生活是一场赌博,很多时候,我们连下注的资格也没有。

连想输,都输不起。


1.

国庆朋友的婚礼上,一桌互相陌生的人坐在一桌,气氛颇为僵冷。
某个年轻男人想调节气氛,主动发起了话题:
“哎,你们知道那个程磊吗,年纪轻轻白手起家,才没几年就已经飞黄腾达身价不菲,据说今年已经移民澳洲,真是厉害啊,你说他怎么做到的。”他可能觉得程磊也算这个行业的名人了,以为大家多会发表几句看法。

酒席中认识程磊的人,不由神色各异,也几乎都不约而同地偷望了一个方向。
他们看的人,是吴松和他的妻子。两人只是面无表情,沉默不语。于是有知情人向说话者使了个眼色,接着众人打着哈哈就把话题转移了。

因为要是说起来,这将是一个多么尴尬的八卦故事,尤其是当事人就在现场。
吴松和程磊,本是大学最好的兄弟,而吴松现在的妻子小竹,却曾是程磊最爱的女人。

光听关系就觉得狗血,若是知道其中缘由,那更是造化弄人,唏嘘不已。
他们的故事,我一路看在眼里,却始终不曾想过动笔。
婚礼之后有一天小竹突然发我微信,说希望我能写写他们的故事。
我问为何?
她说我想听听你的分析,这一切到底错在哪里?
为什么一定要分对错呢?我问她。
也许…我只是不甘心…她过了很久才回复。

于是我陷入了很长,很长的沉思与回忆。

2.

小竹见到程磊的第一眼,就想起了张爱玲写给胡兰成的那句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她真的产生一种俗气的错觉,似乎上辈子就喜欢过他,心跳得像个小马达。
当时,未来很远,天空很高,程磊穿着白色背心打篮球,散发着一身雄性荷尔蒙。
吴松追了小竹一年,被小竹婉拒了一年,都没有此刻绝望。从小竹看他的眼神里,他看到了自己变成一颗尘埃,彻底出局。

最终,竟是吴松戳和着两人在一起,这样奇妙的三人组,开始形影不离。

3.

工作第三年,三人拉开了距离。
吴松平平淡淡,按部就班;小竹专业出色,备受垂青;而天生枭雄气概的程磊,开始了创业。

程磊叫了吴松,吴松二话不说就加入了。小竹也想一起干,程磊没答应。程磊说我这是在冒险,你现在做得比谁都好,先稳着点干,等有模样了再来也不迟,说不定还需要你在大公司帮忙。

创业刚开始时忙得没日没夜,可是收效甚微,程磊日渐憔悴。心疼不已的小竹毅然辞掉了大公司的坦荡前程,给程磊洗衣做饭,随程磊四处征战,三人逐渐打出了一片小天地。

当程磊的事业逐渐稳定,总算想起结婚这档事。
在一起已经七八年了,一开始小竹父母是坚决反对小竹跟程磊在一起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程磊就是个典型的凤凰男,老家在农村,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这将来指不定有多少麻烦事。
不过小竹一直很坚定,程磊也很努力,磨着磨着,二老也日久生情,慢慢改变了心意。
可这恋爱谈得有点长了,小竹父母开始急了。小竹眼看都要奔三了,再不结婚就迟了。
所幸二人这几年也算存下点买房钱,既然父母催了,也就顺老人意思。终于选好了日子,开始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可往往世事就是如此奇怪,凡事越期待,结果也就越混蛋。

4.

就在一切看似顺利起来的时候,往往就是危机迫不及待出笼的前兆。
那年程磊老家的亲弟弟开黑车撞死了人,老母亲惊惶之下摔伤了身子中了风。

程磊东凑西借,给弟弟赔了一大笔钱,又为老母亲治病花了所剩不多的积蓄。体贴的小竹想把买房的钱给程磊母亲治病,不过程磊说啥也不同意。说房子已经买不成了,不能再拖累你。

这事算是暂时过去了,可程磊手头的流动资金,也所剩无几了。
上帝似乎总是不介意,在倒霉的人身上开连庄。

在这接二连三的悲剧之后,也出现了程磊事业最大的转折点,公司持续赤字,但只要顺利接下某个大客户的生意,他的人生一下就能反败为胜,而如果因为资金周转的问题放弃了这个机会给对手,那么接下来只有等待倒闭,连员工的工资可能都开不出来。

成败从未如此清晰,只待程磊自己何去何从。
而这所有的一切问题,都指向了一个核心——钱。
就是那么现实,任何真挚的感情伟大的友谊,在这个钱字面前,都无处遁形。

那些曾经胡夸海口的“好兄弟”,此时都消失不见。人情冷暖,饮水者自知。
也唯有吴松和小竹,始终站在他这边。
吴松家里也不宽裕,咬咬牙拿出积蓄,但也只是杯水车薪。而小竹更是愿意把买房的钱用来解决程磊的困难,实在不行,以想办法再问家里借借看吧。

程磊很感动,但他也很清醒,他知道这些钱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而且很可能因为后续资金不到位,工程做不好或中断,最终反而人财两空。巨大的机遇,往往也是巨大的陷阱。
时间紧迫,单子不会等人。程磊几乎被逼入了绝地。

正当他陷入两难境地,除了背水一战似乎再无明路之时。
一位他称呼为王姐的贵人横空出世。
王姐是个女强人,事业做得很成功,与程磊有一定合作关系。
我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发生过什么,不过从后来的故事推测,王姐喜欢他,应该也有时日了。

之后,程磊神奇地拿到了资金,也顺利地签下了合同。
然后,他提出了和小竹分手。



5.
小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从来没怀疑过,程磊和她走下去的决心。震惊过度,她反而笑了,说难道今天是愚人节?

程磊又严肃地说了一遍。
“为什么?”小竹觉得自己快崩溃了。
“我配不上你。我没有信心能给你幸福。”程磊说得很艰难。

以前,就算程磊说最脏的脏话,小竹都没反感过,而这句话却着实让小竹恶心到五脏六腑。

“到底是为什么?!”小竹几乎是咆哮地问。
“对不起…我爱上别人了…”
“你骗人!”
小竹狠狠盯着程磊,向来看似硬气的程磊竟然扑通瘫倒在地。
“因为我已经输不起了...我不想公司倒闭,我不想欠一身债被人看不起,我不想家里人再过苦日子,更不想你跟着我住狭小的房子洗衣做饭,每天每夜被你的父母抱怨嫁错了人。如果可以,我也想当个英雄保护所有人,让每个人都满意。可是我做不到啊!我什么都输不起!我什么都输不起啊!”

小竹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冷笑道:
“所以你选择了输掉我,是吗?”
程磊不敢看着小竹的眼睛,垂着脑袋,半天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小竹将手高高举起,恨不得给他狠狠一巴掌。可是,她发现自己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好累,真的好累。
“我祝你飞黄腾达。”留下最后一句话,小竹逃也似的离开。

这是她生命中,最冷的一天。


6.
声名鹊起。
众叛亲离。

这是那一年程磊的人生缩影。
吴松狠狠地揍了程磊一顿,高大的程磊没有还手,任由他拳打脚踢。
随后,吴松跳槽到了对手的公司。
而小竹,她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眼前。
据说她去旅行了,而租房内的一切,她都没有拿去。
程磊默默打包,快递到小竹家里。只留下些许照片,偷偷贴在了一家常去的咖啡店。

之后,程磊离开了这座城市,去另一座大城市,开始了更大的创业。
第二年,他跟王姐结婚了。

我忽然想起认识的一个女人,跟明知道不爱自己的意中人结婚了。我问她这样真的好吗?
她是这样回答我的:
我不要求他爱我,这样显得太贪心。我只希望我爱的人能和我在一起,因为我相信,爱是可以培养的。
也许,那个王姐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们的生活,总是一个选择,连着一个选择,每一个选择又会平生出更多的选项,周而复始,至死方休。
然而更多时候,上天其实根本没有给我们选择的余地。
选择不了为谁动心,选择不了和谁相遇,也选择不了散场的时候,该用怎么样的心情。

我唯一清楚的就是,任何选择都有代价。至于代价是什么,也只有做出选择的人自己知道了。


7.

就在程磊结婚后不久,小竹在深夜接到过一个陌生号码。
接听前,她就隐隐猜到会是他。
他在电话里哽咽着说,你现在还好吗。
小竹冷冷道,好或不好,都与你无关。
你恨我吗? 电话那边,每一个字都如此艰难。
我为什么要去恨一个陌生人。小竹的声音只有冰冷。
许久的沉默,接着是崩溃的哭声,像条丧家犬在深夜哀嚎。
小竹握紧了电话,要很努力,很努力让自己不哭泣。

我现在赚钱了,只要你愿意,我想在金钱上补偿你,可以吗。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欠我,一辈子都欠我!
说完,小竹决绝地挂了电话,拔出了卡。决定第二天就换手机。


后来,似乎很顺其自然的,小竹和吴松在一起了。
去年,小竹和吴松去看《中国合伙人》。当剧中三个好兄弟最终分道扬镳,佟大为说道:“千万别跟好朋友合伙开公司。”
黑暗中的吴松一边狠狠点头,一边狠狠流泪。

后来的后来,连唯一存有回忆的那家咖啡店,也因经营不善消失人间。
就这么消失了,好像从来都不曾存在一般,这个世界依然人来人往,日新月异。


最近一次得知程磊的消息,是今年年初聚会,一个朋友在翻朋友圈,啧啧感叹。我好奇问他,他把手机递给我,感慨道:你看人家这才叫生活啊。


那是程磊朋友圈发的今年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澳洲新家,坐落于长空寥廓下。远山近水白云似画,还有一条金毛伏卧落地窗前,犹如电脑桌面一般的美丽画面,确实令人欣然向往。

而我却蓦地想起,小竹曾经在日志上说过的一段话。

“我的梦想是有个大房子,坐落于如画的景致,阳光洒在落地窗,院子里有一条金毛在睡懒觉,然后你和我牵着手一起慢慢老去。可是我又想这个梦想太贪心,上帝会不高兴的。那这样吧,前面统统不算,我只要最后一句,你和我牵着手慢慢老去...”


评论 ( 1 )
热度 ( 21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