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女男之恋(短篇小说)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冒犯处女男,请多多包涵。)




我爸爸常说,人生中的不开心,就当作是一个假期好了。

而身为一个处女座的我,似乎经常都处于假期中。

1.

在我人生第一次失业后的第三天,我给自己买了一身价格不菲的名牌西装。

系好领带,打理好干净利落的圆寸,我精神抖擞地在镜子前欣赏着焕然一新的自己,这材质,这版型,啧啧,要不怎么说一分价钱一分货呢,近半年的存款都投这儿了,本来还心疼来着,穿上瞬间什么都值了。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身穿出去,简直帅到没朋友。
明天那场重要面试,顿时觉得十拿九稳,妥妥的。

恍惚间,我已经看到升职加薪后的灿烂笑脸以及女同事们花团锦簇的美好明天了。
忍不住摆了几个男人装封面一般的pose对着镜子自拍起来,突然门铃响了。
“叮叮咚叮叮咚叮咚叮叮咚....”门铃被很有节奏地按着,竟然按出了铃儿响叮当!
纳闷地打开门,只隐约看到白衣晃过马尾扬起,一声平地震天吼:

“哇哈哈哈哈~surprise!”

“......”

看着这张打了鸡血一般兴奋的陌生脸庞,我保持面瘫中..……

大脑搜索一番的结果是,404not found,来者何人?
女子的嘴型保持着下雨天蛤蟆要吃水的形状,笑容停顿过久,逐渐开始抽搐。
“帅哥,你谁?” 这语气,好像擅闯民宅的反而是我..……
“歹势……这应该是我要问的吧……”
“我是来找陈婧的,你是她谁?”
“好陌生的名字,应该不认识……慢走不送。”我正准备关门,谁知女子直接倚在门梁上。
马尾女抬头看了看门牌,又看了看手机,一脸迷惑。
于是她打起了电话。

“姐,对,我到了,你在外面啊?你家里那只面瘫男是谁?哦,室友?原来你不是一个人住哈,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找错了呢!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嗯,嗯,好的,我乖乖等你哈。”

亲,请不要当着刚认识的面说人家是面瘫好吗?
还有被吓一跳的怎么反而是你了啊喂?

马尾女打完电话对我粲然一笑,“误会,我以为我姐一个人住,原来你跟她同居哈。”
“注意用词,是合租,我都不知道她名字,同居你个头。”
“哈哈,无所谓了,让我进去等一会儿吧,外面好热啊,施主至少给个水吧。”
看她柔柔弱弱脑子缺筋的,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我就放她进来了。
她很自然地进了门,坐在沙发上,竟然翘起了二郎腿,喂,二郎腿诶!你有没有女生的自觉?
此女子相当自来熟地聊起天来:
“嘿,我叫陈蓉,是陈婧的堂妹,以后也会住这间公寓,还请多多指教啦。”
她露出了一个猫咪晒太阳一般纯真的笑容,看得我一愣,还挺美的。
“哦,我叫颜肃。”
“你叫严肃?难怪面瘫哈哈哈!”
我默默地倒水,不想跟她说话了……

其实细看下,还是挺标致的姑娘,大学生模样,马尾刘海衬衫牛仔,穿得简单随意。不说话走在街上,也是那种会多看两眼的清纯型。
话说牛仔短裤露出的腿型真好看,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等等,这牛仔短裤怎么左长右短不一致,太难受了!
哦买噶,边角还翘起来了!哦,不对称什么的最讨厌了!
“喂,童鞋。你是不是在偷看我的腿?别以为你面瘫就看不出喔。”马尾女学着小丸子的声音斜眼道。
“偷,偷,偷你妹啊。” 被看穿了,略囧。
“哦,所以你是正大光明地看咯?” 马尾女翻了翻白眼。
“我只是不理解左右裤腿为什么不一致!你不觉得难受吗?”
“啊哈,难道你是处女座?”
“是又怎样?”
马尾女一下坐在了离我最远的角落,一脸怜悯地看着我……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大家一知道我是处女座,都会露出一副微妙的表情。星座迷信,可笑可笑。

不久,我那个才知道名字的室友陈婧回来了,陈婧是个男人一看就很禁欲的文艺女青年,经常看见她不是捧着看名字就很困的书就是拿着笔记本窸窸窣窣写着什么。全身除了镜片比较凸出,哪都不突出。和她住了近半年,说话不超过十句。她成天拿着电脑到处打字,甚至上厕所都拿着电脑去,估计不是个写手,就是个杀手吧。

因为之前的室友搬走,房间空出了一个。看来这位彪悍的马尾女,以后将跟我共处一屋……
我还是早点找到新工作,赶紧搬出去吧!

2.

毕业近一年,一直在一家本土广告公司工作,本来做得还好,虽然经常加班辛苦,但也觉得充满激情。
可是前两个月老板留学的儿子回来实习,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作风非常散漫。

上月一次内部会议,我做了一个针对客户需求的创意展示,没想到第二天老板偷偷找我,希望我把这个创意给他儿子去做跟进。我一时气不过,争论了几句,一冲动辞职了。
事后想想真幼稚,一时斗气丢了饭碗,一个职场菜鸟的尊严,能值几毛钱,明明可以打个哈哈做个顺手人情的小事。

现在存款也快用完了,工作还没找着,高看了自己在这个社会的生存能力。
破釜沉舟了,这次这家4A公司,难得的面试机会,必须拿下。

这天面试很顺利,我觉得都回答得挺好的。然而三天后,我接到抱歉,招到更合适的人了……
奇怪,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着西装整齐地摆放在简陋的衣架上,门外,是陈蓉(马尾女)笑声和电视剧的喧闹声。
西装和笑声,似乎都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陷入窘迫。

今天交过房租后,我的口袋里,就只有一张毛爷爷了。
这时才发现,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原来我真的孑然一人。

3.
晚上我买了一箱泡面,浏览着各个招聘的信息,我不挑了,只有能先生存下去,再说尊严。
一一发了求职信息后,我走到大厅泡面。
陈蓉从外面开门进来,手里提了附近大包小包的食材,看着我一根面条还在嘴边努力往嘴里爬。
她好像被点穴一般定住了,看了我半晌,看得我毛骨悚然。
“你干嘛啊?”我忍不住往背后看了看,不会有伽椰子吧?
“你为什么会吃泡面?”
“我为什么不能吃泡面?” 吱溜——我将面条吸进嘴里。
“切,我还以为你很高贵冷艳呢。”陈蓉卷着袖子,径直走向我,我的泡面,直接提起剩下的倒进了垃圾桶里。

“不是吧,我的晚饭诶,你干嘛!”我看着还剩一半的红烧牛肉面心疼不已。
“本姑娘我今天正式入住,为大家做顿好的以儆效尤哈!”
等等,以儆效尤是这么用的吗……

“你会做饭么?”看着陈蓉相当生疏地拿着菜刀,一副小儿麻痹症般的动作切菜,我不由担心。
“嘿嘿,今天第一次做菜哦。不过谁生来会做菜啊,可以学嘛。难得独自生活,总能学会的啦。”
我吞了一口口水,肚子咕咕作响。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丫头哪会做菜,放油跟洗脸似的你是要炸猪排吗?喂喂,这是味精不是盐!你放这么多吃了要得道成仙啊!
“死面瘫,你好多话啊,you can you up,瞎巴巴个啥!”陈蓉插着腰对我不满道。

“还是我来吧,做菜是种态度,你这是对食材的不尊重,你看这道青椒肉丝,变黑椒铁丝了好吗!”
“你来你来,做不好别怪我不客气哼!”陈蓉解下围裙,气冲冲地把我推到锅前。

我深吸了一口气,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开始熟练地展露我的厨艺。
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是自己做饭的我,大多数家常菜都是小菜一碟。我一边得心应手地炒着菜一边看着陈蓉的眼睛从不屑的眯眯眼变成闪着星星的大铃铛,愉快地哼起了曲子。

“哎呀不错哟小伙子,没想到看你一脸欠揍相,做菜还挺有一手哈。”陈蓉拍着我的肩膀,一副领导做派。
“拜托,一脸欠揍跟做菜有一手有毛逻辑关系?还有,说话能客气点吗年轻人……”
“怎么学的哈,你学做菜是不是为了泡妞啊?”说着陈蓉偷吃了一块糖醋里脊,砸吧起了嘴巴。
“泡个蛤蟆啊,我小时候父母离婚,老爸又不怎么在家,自己慢慢学的咯。”
“啊……对不起……”陈蓉突然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搞得我有点意外。
“对不起啥啊,又不是你拆散的。”
“第一次看到你还以为你是高富帅呢,原来也是个苦命的娃啊。”陈蓉一脸真诚,但我怎么那么难受呢?

“想啥呢,高富帅还需要跟人合租吗,还有不就离个婚吗,谁苦命了啊喂?”我皱眉道。
“那你为什么吃泡面啊?”
“我穷啊。”
“穷你为什么穿这么名贵的西装,不科学啊!”
”我也后悔呀,之前被一同事说太土,见客户容易被轻视,所以存钱买了件好衣服想转转运,可是穿了好衣服面试还是没过啊,所以这没有必然联系么。“
我一回头,才发现陈蓉快把糖醋排骨吃完了,属猪的么?

“.....喂,你怎么都吃完了!“
“好吃啊,再说真饿了哈。“陈蓉露出一个吃货满足的笑容,嘴角油光满面。
有点女生的自觉好吗?我盯着她嘴角的油水略难受。

“算了我再做一道吧,你去叫你姐吧。还有,你的嘴角能擦擦吗,看着难受。”
“喔,是么?”她开始拿手腕直接抹嘴角,哎呀我去,抹开来了好吗,都抹到鼻梁了喂,你真的是女的吗?

我看不下去了,拿出口袋里的纸巾一把抓住她的肩膀,耐心地帮她擦掉了嘴角和鼻梁上的油渍。现在再看,哈,终于看得舒服了,就是受不了脸上有油腻污点。
陈蓉好像有点发呆的样子。

“饭好了没?....”跟所有老套电视剧情节一般,陈婧恰如其分地出现在厨房门口,看着我搂着陈蓉的肩膀,一脸“宠溺”的表情拿纸巾擦着她的脸庞...
陈婧拉长了嘴巴看着我们。
“啊,姐,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陈蓉急忙澄清。
“我什么都没想啊。”陈婧一脸无所谓。

我这才发现,刚才的动作好像有点不妥。
“哎呀,菜!”火还烧着呢,我赶紧熄火装盘,红烧肉略有点焦,厨房莫名的空寂。
我默默地装菜,陈蓉默默地递出,陈婧默默地合拢嘴去摆筷。

我挠挠头,继而打开冰箱,还有好多菜,做个三菜一汤吧嘿嘿,之前总是加班,好久没做菜了,好开心。


4.

这顿饭吃得真安静,陈婧拔了两口也不说好吃,突然想到什么就拿起电脑在沙发上写起来。
陈蓉这丫头怎么了,低着头都把不怎么夹菜就光吃饭。
喂,你们快夸我啊,夸我做饭好吃啊!我的室友不可能这么没人情味….


吃完饭陈蓉说她来收拾,我怕她弄得不干净,就一起收拾了。陈蓉突然问我:对了颜肃,你不用工作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刚失业,正找着呢。”
“哦,原来如此哈。”
哈什么哈,这是很开心的事吗...
“你做什么的?”我随口问道。
“你猜?”
猜你妹夫啊有啥好猜的...
“我猜你是...”
“我是兽医!”
喂,你怎么说出来了,倒是让我猜啊!!
“兽医,医禽兽的吗?”
“....”陈蓉打了我肩膀一拳。“宠物医院的兽医。我特喜欢小猫小狗,你喜欢吗?”
“宠物可爱是可爱,但是会掉毛,我会抓狂。”
“你这个星座太不可爱了。”陈蓉叹气。
“你直说我不可爱就好了,关星座毛事...”

第二天又面了一个小广告公司,到了才发现这公司那么偏僻,已经不打算去了,更无语的是面试我的HR竟然有鼻毛,喂,鼻毛诶,鼻毛露出来了喂,鼻毛在向我招手啊喂!!
整个面试阶段,我的注意力都在鼻毛上,跟心理学上的喜马拉雅山的猴子一样,越不想去看,越是不由自主地盯过去了...好想跟他说你鼻毛这么帅你照镜子知道吗?
这是多邋遢的公司HR都这么不注重个人形象。

最后HR似乎对我很满意,让我回去等消息。但我决定出门就把他的电话拉黑。
坐了近一个小时地铁回到住处,一打开门,突然看到一只白色的大狗傻不愣登地对我叫起来。
嗯...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我关上门,确认钥匙和门牌都没错,再次打开门,是陈蓉傻笑的脸。
“欢迎回来~赶紧做饭~”
“所以...我是出现幻觉了吗?我刚看到一只大狗...”
“没看错哦,是有狗哈。”陈蓉让开身子,那只大狗就卧在她身后。
“我去,你姐变狗了啊。童犬埃里克啊。(一部英剧,主角会变成狗)
陈婧从房门出来,淡定地拿了一瓶饮料,对我露出一个”杀你哦“的眼神和手势,又进去了。
“....”
“这是一位客人的狗,刚治疗好,跟我很亲哦,她主人临时有事要出国一周,就托我照顾了。”
”那干嘛不放宠物医院,带回家,不,我们仨的出租屋里干嘛?”
“她最近有点忧郁,很久没见主人,可能以为主人不要她了吧,我就带她一阵,让她开心起来咯。"
"狗还会忧郁啊...那你干嘛不问我,你知道我怕狗掉毛的..“
”我会打扫的,这狗很乖很干净的。对吧,宋慧乔?“狗狗果然很听话的汪了一声。
“宋慧乔...它名字?”
“对啊,她主人给她取的,因为她是美女狗狗哈。”
“我想宋慧乔应该不会很高兴...”

“肚子饿了,你还不去做饭吗?”陈蓉一脸星星眼望着我。

“这是变成厨子的节奏了么…”

晚饭后,陈蓉说要去带狗散步,问我要不要一起。我想呆着也无聊,就答应了。谁料陈蓉竟然给狗穿了一件粉红色的条纹连衣裙,还有裙摆。这么大的狗穿少女装,远看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果然散步途中常把人惊倒,小区本来照明就不好,远远看上去,就跟伽椰子穿了粉红色在地上爬呢…

一位大妈还特意拿着电蚊拍过来,一边抚摸着胸口平复着心情,说,“你们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在溜孩子呢!”

5.

之后的生活,一直在投简历,买菜,做饭,遛狗,发呆,熨烫西服之间循环,陈家姐妹很照顾我,说是这段时间由我负责做饭,饭钱她们出。

我很感激,也很不好意思,就许诺找到工作一定好好请她们吃一顿大的。

就这么过了两周,活泼开朗的陈蓉,总在我显得灰心丧气的时候鼓励我,给我讲冷笑话。

我很受用,连微笑也比以前多了许多。
第三周,我接到了一份国际4A公司的面试通知。这让我很兴奋,于是连夜做起了功课,力求让人印象深刻,欲罢不能。
拿出西装一又番熨烫,我觉得西装要是会说话肯定都烦我了。

忍不住穿上对着镜子又帅了一把,正准备自拍呢陈蓉啪得冲了进来!惊得我本能反应将摆拍的手机扔到了床上,男人自拍被看到太尴尬了。

这姑娘闭着眼睛一边呜呜呜,一边一脸梨花带雨面带憔悴。
“呜呜,呜呜~“”老天,总算睁开了眼睛。

“你干嘛…进来也不敲门,要是我在换衣服呢…”

“那就告你非礼!”陈蓉理直气壮。

“喂….”
“好难过,明天宋慧乔就要走了。“
“呵…你还真是多愁善感啊…“

“难道你不难过么?”陈蓉一脸诧异。
”嗯,不难过。“我实在受不了狗毛和气味。

“你这人真没意思。”陈蓉瞬间恢复鄙视的冷脸。

“你还是找你姐去聊天吧,我这准备面试呢。”
“我姐写作的时候打扰会被杀的...”
“靠,你姐是干什么的?”
“她是个网络写手。”
果然。“写什么的,我搜搜看?”
“霸道总裁爱上我那种...”
“当我没问...”

她很自然地坐在了床头上,突然以一种很伤感的眼神望着我。

“你干嘛?”我被看得不舒服。

“我有时候觉得吧,你真的很孤独。”陈蓉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

“孤独,我只有一个人在这座城市,当然孤独。”虽然不经意地回答,但胸口突然有点闷。

“不是的,你说的那是寂寞。”

“有区别吗?”

“有,寂寞是虽然一个人,但是不想一个人;而孤独是,即使不是一个人,也只想一个人呆着。很明显,你好像总跟人隔着什么,把自己困在一道墙里。”

“….”我默默咀嚼着她的话,混蛋,被戳到了。

很早开始,我就不信任感情,尤其是男女之间的爱情。父母埋着对方都在婚外恋,只留下我一个人停停走走,顾影自怜,我自己保护自己,自己照顾自己,自己跟自己玩。人与人之间的所谓友谊,在我看来也是一种利益交换,没有用的人,才不会被人当做朋友。

我一直怀疑真情的存在,一直害怕自己会在心里上依赖别人,我只有我自己,就足够了。

我的生活没有喧嚣和张扬,没有跟他人过多的交集,恪守着一些别人看来可笑的框架与规则,希望能生活得井井有条,希望能证明我一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好。我似乎总是与当下格格不入,被人疏远。虽然我并不介意。即使有不满,也是独自一人反刍。
这世界哪个人不孤独,可是那个人又真的喜欢孤独?
我想我终于明白了村上春树的一句话: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只是更不喜欢失望罢了。

当然,我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笑,可能笑得有些惨淡。

陈蓉站起身,拍拍我的肩膀。

“回去睡觉了,少年,别活那么累,如果你愿意,我很愿意当你朋友。祝你明天好运,我还等着吃大餐呢嘿嘿~”陈蓉狡黠一笑,蹦跳着回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有点感动。
愣了许久,嘴角不自觉地笑了。
第二天是笔试,这是家外企4A公司,当然基本都是英语问题和论述,题目虽然不少,但一直以来英语都是我的强项,所以很轻松地就回答完了。HR看了看很满意地微笑着,看了看我,对我点头道:这身很精神啊,还有你的笑容很亲和。
笑容?我摸了摸我的嘴角,原来我今天醒来一整天都带着笑容,原来我真不是面瘫?!

当天晚上我就收到了复试二面的电话。陈蓉在加班,似乎还没回来。
吃饭时,陈婧看着我,冷冷道:“一直想问你,你是不是对我妹妹有非分之想。”镜框似乎在闪光,露出”你已经死了“的死光。
”我...突然想起锅里还有菜!“

第二天是总监来面试我,是个正襟危坐一板一眼的中年型男。我坐得也很直,他笑道:放轻松,不用坐得那么正经。我也笑笑回应:我很放松,平时就是这么坐的。
他哦了一声,微微点点头。之后的面试我俩颇为同调,我们对细节的重视和产品营销的观念非常一致,我不禁开始相信星座怀疑他也是处女座了。

最后他很高兴地拍了拍手,表示非常希望跟我同事,让我做他的策划助理开始,薪资也超出我的预期。我自然很开心地跟他握手成交。
我历时近一个月的失业期,终于完美结束。人生中的低谷期,却成了一场美好的假期,因为,有她。
提出卡里剩下的钱,我想好好请她们吃一顿,毕竟之前最困难的时候,是她们让我用做饭来度过吃饭难关的。

在回去地铁上,经过陈蓉上下班的站,我心生一念下了车。
来到陈蓉工作的宠物医院,我远远就看见了她蹲在地上耐心地照顾着笼子里的猫猫狗狗们。

隔着橱窗,我望着她的侧脸,一只小奶猫在她怀里撒娇地摇头摆脑,夕阳的光线正好,照射在她的发梢,反射出一道温暖的弧度,投射在我的眼眸里。


我走近店里,绕到她的身后,轻轻地喊她:陈蓉。
陈蓉回过头,一脸惊讶地看着我。
“你怎么在这,不是去面试了吗?”
“面试结束了, 我顺路过来看看你。快下班了吧?”

“嗯,再十分钟吧。”陈蓉看看表,露出一个无邪的笑靥。

“下班后,我们一起买菜回家吧。”我鼓起勇气道。


只是一句简单的话,我却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温柔。

我的耳根却彻底地烧红了,衬映着天边的晚霞。

 



评论
热度 ( 24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