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长谈

 

约老友酒吧闲谈,话头刚热酒正酣,一通急促的电话让友人脸色突变,原来是他一周岁大的孩子咳嗽不止。

一脸歉意的朋友帮我付了帐,一脸担忧地离开了酒吧。

 

我看着他的背影,想起记忆中还一起打弹子玩拳皇97的小伙伴,如今也已为人夫,为人父,神色之间,也已多了许多责任与担当。曾经陪我玩耍的人,也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男人了,我无端想起一段时间我的签名:“没人陪我玩耍,所以我才长大。”

 

我们这帮臭男生,都是用大把的时间去晃荡,然后因为几个瞬间而成长,可能是失败,也可能是婚姻。

同岁的我,依然孑然一身。看着周围结伴的人欢声笑语,顿时有些落寞。

喝得兴起,我还不想回去。于是突然奇想,想跟以前的自己聊聊天。

 

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会玩精神分裂,自己跟自己聊天,对着空气说话。

有时候很悲伤,就想像一个温柔的劝诫者跟自己安慰着;有时候犯二,就想像一个善于吐槽的捧哏来嘲笑自己。我用跟别人交谈来学会虚伪与圆滑,又用跟自己交谈来反思与自省。

这年头,坦白自己,并不容易。

 

坐在隐蔽的角落,我举起酒杯,喊出了第一个“我”。

“嘿,17岁的我,咱们喝一杯?”

17岁的我羞涩地点点头,说,“聊什么。”

“聊初恋吧。”我笑笑。

男人总愿意怀念初恋,因为那时候单纯得可爱;女人不太愿意回忆初恋,因为那时候天真得可怜。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定义初恋,反正在我这,就是第一次让我心动,让我想得彻夜不眠的人。

 

17岁的我是个羞涩敏感的臭小子,瘦瘦小小,个子不高,整个没发育的板鸭。我的情窦开得比较晚,当别人跟我说起初中小学就喜欢过人,我不禁为自己的晚熟而感到遗憾,错过多少可爱的小萝莉啊。

高二那年一个雨后,我偶然撞见了一个白衬衫马尾姑娘,才第一次有了砰然心动的记忆。

对那时的我来说,爱情是什么不重要,就像我知道苹果就是苹果,而不需要知道它是蔷薇科落叶乔木,就像当我遇见你,我就知道遇见了爱情。

 

 

记忆是一团久久不愿散去的云雾,总是露不出干爽的透明。它可能是过去一片灰烬下偶然的飞雪,也可能是大雨滂沱的傍晚一把破旧的小雨伞,氤氲下,你记不清当事人的脸庞,却扔记得当初心动的感觉。

我总怀疑,那段初见的回忆是17岁的我编造的谎言,以让我在干涸的高中岁月有些许鲜艳与怀念。

 

总之后来,我在心中暗恋了当时见到的姑娘好久,好久。久到仿佛一出生就在暗恋那个人,久到我身边所有朋友都知道我有暗恋这么一个似乎是虚拟出来的幻象。

 

17岁的我有过好多机会接近那个女孩,可是他是那么的没有勇气,默默写了整整一本的情书,也不曾跟她说过一句话。

我苦笑着举起杯,埋怨他,你说你当初能勇敢一点傻一点该多好,错过那个年龄,恋爱就不是那个味道咯。

 

可怜的17岁,对于自己想接近的人,还没开始,已经给自己发出一种警告,不要过去,你不值得让人喜欢你,在别人拒绝自己之前,就先蔑视了自己。

 

喜欢这种东西,最初似乎都盛产自卑。

 

“喂,17岁,自卑孤僻的你可能想象不到,十年后,我已经可以轻松自如地跟一群陌生人聊天,有着男男女女许多聊得来的朋友,也学会自我吐槽,学会温柔待人,活在当下,尽量少留遗憾。”

“那你现在一定很快乐咯?”17岁一脸羡慕的问我。

“也许吧,不过我也羡慕你呀。”

“为什么呀?”

“羡慕爱上一个人,就觉得时间好像停止了的初心。而现在的我,反而越来越不懂,怎样才是喜欢一个人。”

 

我的笔记本首页写着马尔维诺的一段话,每次打开,我都会愣一阵。

 

我所有的自负皆来自我的自卑
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的软弱
嘴里振振有词是因为心里满是怀疑
深情是因为痛恨自己无情

 

“你走吧,未成年该回去睡觉了。”送走17岁的我之后,迎来了20岁的我。

“嘿,20岁,第一次恋爱的感觉如何啊。”

20岁的个子已经长了起来,嘴边也开始有了零碎的胡渣。眼神依然清澈,当时的我还不怎么戴眼镜,喜欢运动,开始自信起来。

 

“谈恋爱的感觉真是太棒了啦!” 20岁一口喝完一杯啤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就好像全世界都是你的一样,对吧?”我抿着酒,淡淡地笑着。

“是啊是啊,等在她楼下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世界都消失了呢!对了,27岁,我跟她结婚了吗,我说过我一毕业就娶她的!20岁的我眼睛冒着光,一脸期待地看着我。”

“去年她结婚了,不过新郎不是我。”我放下酒杯,低着头掏出一根烟。

“我靠,你搞什么啊!这么好的姑娘你都不珍惜!我鄙视你!”20岁一脸愤慨,恨铁不成钢。

 

最初我们喜欢一个人,真的很单纯,也许她说话好听,也许她长得好看又是同学,又也许,只是一次社团活动后一起喝了一杯啤酒,一不小心聊到了深夜….

那个时候,我们不是为了得到什么,才去喜欢一个人的,而是能喜欢上一个人,本身就是种得到。

 

然而什么恋爱谈到后来,似乎都是在和时间谈恋爱,有时候觉得它走的太快跟不上,有时候又恨它走得太慢太枯燥。而它对你最好的时候,你又感觉不到它存在。

所以最好的恋爱,就是两个人都忘了自己在谈恋爱的时候。

 

“20岁的时候,我们觉得爱一个人一生一世都不够,也许是见到的诱惑还不够,也许是当时的热情太炽烈。

 

爱情这东西,美好的时候是真美好,美好得让人想瞬间死掉;糟糕的时候是真糟糕,糟糕得让人想瞬间死掉。不过既然太阳都无法恒久,世人为何苛求爱情永恒?”我试着开导20岁,可他似乎不领情。

 

“得了吧,你个懦夫,自己喜欢的人不能喜欢到底,这就是背叛,这就是对爱情的侮辱。我看不起你哼!”

“也许吧,我们都会成长与自己看不起的人。多希望在另一个平行世界,你和她已经白头偕老,儿孙满堂…”

 

20岁的我愣了一会,有点忧伤道:“你现在还会想她吗?”

“不会,我祝她幸福,消失在彼此生命,才是最好的祝福。”我斩钉截铁道。

 

关于爱情消逝,普鲁斯特曾经这样形容: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内心的颤抖,看到她的笔迹也不会停留,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就像治好牙疼的人,不再记得夜晚的难眠之疼。

 

失恋这种东西,多了真的会麻木,我不想多说,挥挥手,让他离去了。

 

《飘》的结尾,白瑞德有一段很著名的话:“思嘉,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也许有些结束,就是最好的结局。

 

 

就这么聊着聊着,夜已深,人已稀。与自己干杯,依然继续。

此后每一年的我,似乎都有好多故事,我们聊着,唏嘘着,感伤着,欢笑着,沉默着。

 

25岁的我,似乎已经喝多了,对我说着很多傻话。他在一次破釜沉舟的付出后,得到了一场虚无。

他哽咽着对我说:“混账,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我笑了,原来当时的我还是那么武断。

“你相信这个世界有真爱吗?”他醉眼惺忪地质问我。

“其实大多数人还是相信世上有真爱的,就像相信有外星人一样,不相信的只是不会让自己碰到而已。希望这东西,还是要有的,也许哪天实现了呢?”

“扯淡。”

“也许吧,人生还很长,我们应该活得更乐观一点。还有,你醉了,回去吧。”

 

 

有时候记忆真的是累赘,它还自带美图秀秀能变化出各种色调与滤镜选择。

记忆总是不可信的,但情绪这东西,就像一个疤。你以为好了吧,看见相似的情景或字句,总能隐隐一疼。

就比如小时候我被热油烫过脸,直到现在看到沸腾的热油依然会胆颤心惊。

这东西,真没辙。


 

 

人要坚持着努力活下去,去走很多地方,去认识很多人,其实跑了那么远的路,也只是为了摆脱怀旧的羁绊….

可是仅仅是一杯酒,你就知道,原来那些旧时光,早已融入血液里,不离,不弃。

 

人生当然没有完美,所谓的完美只存在于偶然的局部,因此无需苦苦追求,当你走得足够远了,跟自己干个杯,一切曾经的重担,也会变得轻如鸿毛。

 

过去的一切生活最后都连接成我现在在这里的生活,改变我们的,不过是一个选择,接着一个选择,一块碎片,拼着一块碎片。

 

而我们只能在时间的碎片中爱与思考,沿着每一块碎片运行的轨迹,与自己干杯!


评论 ( 14 )
热度 ( 331 )
  1. 乜记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转载了此文字
  2. 柳如烟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转载了此文字
  3. qjh13872208568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转载了此文字
  4. 丹青树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