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依然笑春风


虽然经常回答感情问题,但还是觉得大多数问题本质上还是相同的。
那就是双方之中至少一方,自我太强烈,超过了对方的承受阈值。
我们在安静柔和的内心状态下,很容易感受美与爱;然而在焦虑烦躁的心境下,看谁都会不顺眼。
所以我常对那些恋爱中出问题的朋友说一句话:人跟自己处理不好关系的时候,跟谁恋爱都不合适。

很多恋爱问题,它首先是自己跟自己处理关系的问题。
社会对男人的要求自然越来越高,男人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本来男人的自尊心都普遍较高,当自己处于低谷的时候,一方面希望有人可以陪伴慰藉,另一方面又会害怕自己的弱小无法给对方带来幸福。
 
男人啊,总是自以为是,吃不准很多感情上的事。
于是总低估了女人陪她吃苦的决心,又常常高估了自己对女人的忠心。
接下来的故事,也是如此。

德国古典哲学的创始人康德是个非常守时的人,什么时间做什么事,全都井井有条。据说他的邻居都可以凭借他出门散步的点来校队时间,令人佩服。

我的生活中,也遇到过一个相似的人。
大钟是我见过最守时的人,你跟他约好时间,他绝对不会违约或迟到,永远都会准时出现。
他的人生,也是如此。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有条不紊,坚定不移。
然而即使理性如他,也抵不过情感波动的绕指柔。

大钟是个很重视结果的人,他说留学生涯的感情,肯定都没有结果,不如全心努力奋斗。
因为觉得人生有很多事比感情更重要,而且对自我的要求高,所以恋爱这事,本来就不在他的留学计划表中。
白天上课,晚上打工,空余的时间还要找资料写论文,加强学习,周末兼职教中文。他的时间,真的是鲁迅说的海绵里的水,每一滴都用在了刀刃上,绝不浪费。

就是这样忙碌而充实的生活中,突然洒落进了一地樱花...

去年春季,樱花盛开时节。研究室的人相约一起去上野公园赏樱,大钟也欣然前往。
那天刚好一位新来的研修生也同在,那是大钟第一次见到她。
一年以后,大钟早已忘了当时樱花散落的景致,记忆中只留有她比樱花更美的笑靥。

女孩,就叫她小樱好了。小樱是个特别爱笑分外开朗的女孩,与略显笨拙的大钟刚好相反。
因为小樱跟大钟一样来自南京,两个人自然而然地熟络了起来。
看他们聊得投缘,研究室的学长们打趣道,说不定明年这个时候,你们可以单独两人赏樱花了哈。

两人羞涩地笑着,心已慢慢靠近。


留学的生活总是有各种生活上的不如意,搬家,找房子,打工,学业,独身一人,有诸多不方便。小樱开始信赖倚靠大钟,大钟也欣然帮忙。本就互怀情愫的两人,逐渐日久生情,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

爱情固然是甜蜜而美好的,但生活不会因为你恋爱了,而对你特别宽容。
教授不会因为你恋爱了而对你的论文放松,店长不会因为你恋爱了给你放假休息,该做的事还是得做,小小的温存后,总要一如既往地生活。

大钟是那种人,任何事要么不开始,一旦开始就特别认真坚持,他自己也说过,他是个重视结果的人,人生这场考试,既然开始了一科答题,就力求拿到高分。

虽然平衡学业打工与恋爱,有时候会疲惫不堪,但他相信,这样的日子,有希望,有人爱,虽然辛苦但也幸福。
慢慢适应留学生活的小樱,也日渐忙碌起来,作为研究室的研修生,她还需要准备入院考试。东京高昂的生活费用,家里也无力全部承担,需要自己的双手来维持。从小娇生惯养的小樱,也开始感受到了生活的重量。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总是不那么一致,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人突然接到电话,或者想起论文还没完成,带着歉意匆匆离开。

大钟发现自己越来越无法平衡自己的生活,每当为论文焦头烂额,每当打工被店长训斥,每当呆在图书馆看不进书,只想听听小樱的声音时,他开始显得焦虑不安。

现在这样的我,真的有资格拥有爱情吗,如果我的奋斗不成功,真的能承担两个人的未来吗?
这样的自我怀疑逐渐萦绕心头,生活的节奏,似乎在不知不觉间走偏了节拍。

大钟开始感觉到痛苦,不能静下心来慢慢完成一件事,总是想着未来的自己,未来的小樱会怎样。
王小波有一句话,一直被我用来警示自己。

“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

大多数我们烦恼的问题,其核心无非两种,纠结在过去,害怕在将来。
我学禅,禅宗总是说要活在当下,活在每一个当前时刻。
令我们烦恼,往往不是烦恼的事物本身,而是我们对那些事物产生的过多的虚妄与迷失,找不到一个踏实之地去坐实当下的存在。

日本禅师铃木大拙的《禅者的初心》有一段话:因为迷失了自己,烦恼对你来说就会成为真正的烦恼。当你没有迷失自己,哪怕你碰到麻烦,都不会觉得它们是什么烦恼。

大钟也是如此,之前他坚信自己的生活是正确的,虽然辛苦虽然忙碌,但他没有什么烦恼和担忧,要做的只是做好每一件事,按部就班地前进。

而之后的烦恼,就是过于在乎未来的自己和恋人,而丢失了现在的自己。一旦丢失,虚妄陡升。

当人逐渐丢失自己,周围的一切也都开始游荡飘渺,开始陷入思维的恶性循环。

为了节省开支,大钟与小樱住到了一起。小樱负责买菜做饭,大钟负责房租水电。一开始很和谐,但大钟希望赚多点钱保障两个人的生活,又给自己找了一份夜班便利店的工。

很多时候匆匆扒过一口饭,就赶着去上课或打工,留下小樱一个人,看着电视守着逐渐冷掉的饭菜。

其实婚姻也好同居也好,最需要的,往往只是两个人都能按时回家吃饭。吃饭的时候吃饭,睡觉的时候睡觉,简单的节奏,就能平和许多戾气与不安。
一次一次的错过与无视,那么慢慢冷掉的不仅是菜,更是一起生活的决心。

后来的故事,无非如所有恋情破碎一般。争吵,怀疑,埋怨,疲惫。
小樱最终选择了去名古屋的大学院,大钟也不再认为坚持是种可贵。

人真的是会变的啊,再遇到生活的挑战之前,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会是那个例外。在没有见到巨龙之前,每个勇士都会认为自己会是那个屠龙的英雄。

最可悲的是,即使最后一败涂地仓惶逃离,你以为打败你的是巨龙。其实打败你的,根本还只是巨龙最微不足道的喽啰。

人世变幻的速读,并不比樱花飘落来得慢。


又是一年樱花季,大钟独自在清晨去赏樱,风起的瞬间,迷蒙了眼睛。仿佛间,那人依然会从身后出现,露出一个最美的笑靥。

樱花一年一开,顷刻绚烂,随即飘散;赏樱者来来去去,聚散离合。今年在一起的,明年也许就陌路了。可那又如何呢,樱花不因他人的悲伤或快乐,而开得更加灿烂或黯淡。

秒速5厘米间,樱花蹁跹了看客;人生缘起缘灭,离人明媚过岁月。

起风了,我们还是要活下去。


评论
热度 ( 4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