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言碎语·与自己干杯


 

我不是为了得到什么,才去喜欢一个人的,而是能喜欢上一个人,本身就是种得到。

 

什么恋爱谈到后来,都是在和时间谈恋爱,有时候觉得他走的太快跟不上,有时候又恨他走得太慢太枯燥。而他对你最好的时候,你又感觉不到他存在。最好的恋爱,就是两个人都忘了自己在谈恋爱。

 

爱情这东西,美好的时候是真美好,美好得让人想瞬间死掉;糟糕的时候是真糟糕,糟糕得让人想瞬间死掉。不过既然太阳都无法恒久,世人为何苛求爱情永恒?

 

简单是我想要的浪漫,晴是晴,雨是雨。我说爱,就是爱,你说吃饭就吃饭。

 

很多时候别人对你好,并不是因为别人喜欢你,而是因为他们喜欢对人好,我认识的这样的人不多,而我恰是其中一个。

 

对我来说,爱情是什么不重要,就像我知道苹果就是苹果,而不需要知道它是蔷薇科落叶乔木,就像当我遇见你,我就知道遇见了爱情。

 

我觉得过多利用微信微博等认识朋友也是一种都市病,我们越来越喜欢结交更多的陌生人。然而过度的社交等于没有社交,朋友遍天下却往往没有知心人,欲将心事付瑶琴,然弦断几人听?上上下下几人床榻,却也留不住一人的体温,这样真的有意思吗?爱很多人很浅,不如爱一个人很深。

 

其实大多数人还是相信世上有真爱的,就像相信有外星人一样,不相信的只是不会让自己碰到而已。

 

这世上初相识,刚追求之时,哪有忙的男人?

 

其实睡美人是饿醒的,根本没有王子来吻她。

 

有些明知道不能在一起的感情,我们不断催眠自己是友情是友情。那些理智思考的婚姻,我们不断骗自己,是爱情,是爱情... 与你聊不完的曾经回想如此清晰而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友情还是错过的爱情。

 

我们总记得被谁辜负,可曾记得我们辜负了谁。

 

男人总愿意怀念初恋,因为那时候单纯得可爱;女人不太愿意回忆初恋,因为那时候天真得可怜

 

关于爱情消逝,普鲁斯特曾经这样形容:我们听到她的名字不会感到内心的颤抖,看到她的笔迹也不会停留,我们不会为了在街上遇见她而改变我们的行程,情感现实逐渐地变成心理现实,成为我们的精神现状:冷漠和遗忘。——就像治好牙疼的人,不再记得夜晚的难眠之疼。

 

 

有些人的爱就像水龙头,需要就能流出来,且早已过滤,按需索求;有些人的爱就像深井冰,挖了半天才发现早已干涸,里面还住了个面目模糊的贞子爬来爬去....

 

很多人不明白,一个人曾经原谅了你再多次,也不代表ta下一次依然会原谅你,这就像是金属疲劳,之前百般打磨都扛得住,但长时间反复受力后,已经逐渐衰弱,在最后一根稻草下无声断裂。撕破脸的那一刻,很多人依然不明白,觉得是对方错了,流着泪大喊,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我只想说,该。

 

来,你假装说个情话,我假装相信

 

人和动物的话,只要活下去就好了,并不用特地为谁起到作用,而东西不同,一旦东西没有用了,就会毫不留情地被丢弃,连存在本身,也不被允许...——很多人被对待的方式,何尝不是物品,一旦失去利用价值,立即远离抛弃。愿在所有物是人非中,你仍怀初心。

 

谁生下来又是为了追求痛苦与孤独的呢?很多时候我们是没得选了才美化痛苦与孤独的意义

 

《飘》的结尾,白瑞德有一段很著名的话:“思嘉,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地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修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完全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那些碎了的地方。”——也许有些结束,就是最好的结局。

 

我们对很多事心碎,唯有爱情念念不去;我们对很多人释怀,唯有离人恨恨不放...

 

没人陪我玩耍,所以我才长大。

 

什么都不想做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做,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我决定今天一整天用来发呆

 

我比较慢热,害怕短暂的欢乐,习惯着做旁观者,记录身边喜乐,总以为有人会耐心配合,陪我看云起云落。我不以为深刻,却总被说晦涩。每当我准备打开心扉,他们已成过客。

 

花如果一夜之间开成花园,麦如果两天酿成十二年,是很方便。但我们又不是没时间,要这么方便,把人生弄得像碗泡面...——林宥嘉《慢一点》牵手慢一点,接吻慢一点,别急着抵达终点,却未曾靠近我心多一点。

 

很多时候不仅仅是猜不透别人,自己的心思其实也难以捉摸,上一秒的肯定也许下一秒就自我否定。老是说着做自己的人,估计连什么是想成为的自己,都没想好。

 

记得《心》里面对于先生的描写有一句话“可怜的我,对于要接近自己的人,发出一种警告,不要过来,表示自己不值得别人接近仿佛在拒绝别人的热情,在蔑视别人之前就先蔑视自己了。”这句话对我触动算是最大。我也把这句话张冠李戴到了自己的头上。渴望接近,又渴望孤独,不懂拒绝,却又害怕熟悉


评论
热度 ( 4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