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你们为什么不再联系了呢?


那些曾走进我们的心里的人,是怎么逐渐变成就消逝的回忆的?
我们是怎样,各自奔天涯。

1.
除夕夜的十二点,窗外家乡小镇刹那烟火绽放喧嚣,手机也开始不停振动收到各种群发短信。
由于不久前换过手机,也因为懒,原来的号码没有全部备份,所以很多人还未显示名字。
那些人,也许是曾经见过一两次的客户,也许是某次沙龙聚会浅浅聊过就再也没见过的陌生人,也许还有曾经彻夜谈过理想与感情的知己,只是被时光冲淡了回忆,就这么消散在烟花声声。

这种群发,我是从来不回的,我也不喜欢在节日发短信,真的关系好的,何必非要凑此时。
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发信息给对方对方不回或者回得很慢的...而我就是这样的人,面对别人无意义的信息,例如在吗?在干嘛啊?最近忙吗?能聊聊吗?之类...我都是看一眼就瞬间失忆的...
我知道这样给人很不好的感觉,好像我很高贵冷艳一般,其实除了懒以外,我不得不诚实地说明,那是因为在我心里,不认为我们是已经熟到可以在对方私人时间聊人生蹉跎时间的关系罢了...
真有事,打电话,经常空虚寂寞冷的人,也不是我一次两次闲聊可以治愈的。

这些年认识了不少交心的新朋友,也有一些一直保持联系的老朋友。然而一路走走停停,也不可避免遗失了许多曾经交情匪浅的知己。
年前,QQ上出现好多许久不联系的老友,同在一个城市却恍若隔着一面看不到的墙彼此平行了许久,他们提出要见面聊聊,我便欣然答应。

见了几拨人,却不想再见了。除了见面前的小小激动,之后反而有种期待落空的莫名失落。
在你回忆中,那个人曾经是那段时光最深的烙印,你在无数次回忆中一次次美化加深,使得他们变成了某种象征,或悲伤或得意,或酸楚或温馨,偶然想起,就是一股清风拂面人生如梦。
而一旦真的见面了,那种重新自我介绍一般的陌生与顾左右而言他的尴尬,使回来后的我再审视那段时光,顿时好像某种柔软的东西里面掺入了什么不知名的杂质一般不再纯粹。

我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其实我们早已回不到过去,从生命的某一个节点开始,便走向了各自人生的拐点,一旦当下失去了关联,留下的只有曾经共有路过的岁月,而那岁月,愈走愈远。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勉强回忆的,不过是那些共有的回忆。而当见到了回忆中的人,发现跟自己美化过的回忆不那么一致的时候,其实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人越长大就会越明白时间的珍贵,眼前的人来来去去,真正能把握的也就身边那不多的几人。看似认识的人越来越多,其实真正能维持的圈子,反而越来越小。
说句不好听的话,再忙的人也会抽时间陪最亲密的朋友与爱人,如果有人老对你说忙,说明你在他心里,也只是路边的羊肉串,可有可无。

人来人往,湖面清风,掉入湖中的石子,一阵小小的涟漪后,终归平静淡泊。

2.
那些彼此都不用在对方面前逞强的朋友,才是一生都可以捡起来的宝藏。

前几日,留日时候的室友大谷在Q上找我,说是现在的女朋友看到了我之前写他和另一个女生的感情故事跟他嗔怒,开玩笑地诘问我之后便是一阵毫不客套地互相吐槽嘲讽,我们都不是安稳的人,都还在追求自己方向的路上,他自嘲过得狼狈而可笑,顺便嘲笑我越来越小资和文艺,简直gay指突破天际。
我和大谷从刚认识开始就没有客套,他的朋友不多,但凡是认定的朋友,都是过铁的交情。我就不说他在留学的时候帮过我多少了,俨然成了我亲哥一般的存在,即使久不联系,也从不曾疏远。
像大谷这样的纯爷们,不会说什么想念或回忆之类感性的话语,但是那熟悉的吐槽模式中,我仿佛又回到了彼此躺在榻榻米上谈天说地喝酒扯淡彼此嘲讽而又互相鼓励的留学时代。
我们约定做彼此梦想的见证人,以及婚礼的伴郎。但也说好,即使哪天梦想没实现,彼此都成了最平庸的俗人,也要笑着拍着对方的肩膀,请对方喝酒吃饭。

像大谷这样的朋友,从来不怕失去联系,无论走多远,你总能感觉他们在背后支持的力量,需要的时候,只要一个转身,从不曾走远。
就像我一次旅行半夜突然卡没钱了,第一时间想到了就是大谷等几个老友,一个短信,他们二话没有就在第一时间为我打了超过我需要的钱。
我一向不喜欢借钱,但还借钱真的是检验友谊的一个重要标准,如果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刻,没有一个可以信任且信任你的好友,那这人生也够失败的了。

曾经都是很好的朋友,后来为什么不联系了呢?
原因可以很多,说白了不过彼此已经无法自然随意地出现在对方面前。
也许他过得不好,羞于打扰你的生活。
也许他过得太好,不愿再回忆曾经的不堪。
也或许只是过得不好也不坏,平淡的生活琐碎的细节,让他们逐渐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静静流淌在一分一秒度过的当下。
当然这个他,也可能是你,如果真的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你就不能主动联系呢?
那些提不起兴趣或勇气联系的,注定是过客,也只能最终成为熟悉的陌生人。

3.
大学时代的女友自驾游经过宁波,短信我说要不要喝个茶聊聊,我在床上翻了个身,想起她在江边夕阳下瘦小的身板和春光明媚的笑容。
窗外的阳光很好,好适合喝茶谈天回忆往昔,但我只是伸了个懒腰,淡淡发了一个——歹势,有事,玩的开心。

有这个画面就够了,未来的人生,我们不会再有交集,何不保留我曾经的美好,任岁月乔装打扮不再凋零。
每一次清风拂面,每一段值得回顾的岁月,这样的日子拾起一片,已经让人温暖起来。
起床,逗猫,又是一个好天气。

4.

于是每一次分别,我都当做了最后一次,把想说的话一次说完,人生总有遗憾,记忆总有残缺,倒不如在分别的时刻,把祝福和感激都说了,即使不再见面,即使各走天涯,至少还拥有,纯真时代最真诚的表达。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如今这里荒草丛生没有了鲜花
好在曾经拥有你们的春秋和冬夏
她们都老了吧 她们在哪里呀
幸运的是我曾陪她们开放

——————《那些花儿》

评论
热度 ( 1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