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曾记得辜负了谁?


我们总记得被谁辜负过,却很难记得辜负了谁。

那些你自认为辜负了你的人,你总记得铭心刻骨。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却看不到自己背后的阴影。


我所认知的感情中,最无奈的莫过于“虽然感动,却没感觉。”

有人闯入你的生命,无怨无悔地对你好,付出自己的真情实意喜欢你,这当然是值得感激的事。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面对别人的付出和喜爱,不可能无动于衷,然而感情的报恩尤其难,面对追求者的一腔情意,心若没有跳动,那携手一生的决心,远不是单单感动可以支撑。

如何拒绝你,带着温柔的谢意?

哎...对认真的人来说,追与被追,都不是件容易的事。


亚玲是我的表姐,中学英语老师,知书达理,娇小可人,虽无艳丽照人,却也小家碧玉。

在一次家族聚餐后,我们去咖啡馆闲聊,知道我喜欢听故事写文字,她淡淡地跟我说,我跟你讲个故事吧,也许讲出来,我会好受些。


我竖起了耳朵,第一次听了表姐的感情故事。


亚玲高中的时候,前桌有个木讷老实的男生,留着电影《阿甘正传》里面阿甘那种呆呆的发型很憨厚。所以接下里的故事中,就叫他阿甘吧。

阿甘的数理化特别好,英文特别差。而亚玲的数理化一般,语文英语是强项。所以两个人经常互通有无,阿甘问亚玲英语问题,亚玲向他请教数理难题。彼此的交集,也仅限于学习。

高二文理分班后,亚玲去了文科班,阿甘去了理科班,两个人除了偶尔在校园见到点个头,不再有任何联系。


然而考上大学后,开学报道的火车上,亚玲遇见了阿甘,一问才知,两人是同一个大学。初上大学的兴奋和去外地生活的不安使两人很快相熟起来,一路聊着到了学校,阿甘帮亚玲提箱子,一起找宿舍,吃饭,逛校园,在亚玲的甜美笑容中,懵懂的阿甘沦陷了。

此后的大学生活中,阿甘总是想着各种办法找亚玲,借书,问英语题目,帮忙打水,帮她图书馆占座等等,一开始亚玲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还觉得憨厚的阿甘真是个好人,这么照顾自己,感恩在心。

然而旁观者清,寝室的姐妹们一眼就看出了阿甘的司马昭之心,笑着说,他对你这么好,不是喜欢你是什么?


亚玲知道自己并不喜欢阿甘这样憨厚木讷的男生,但是人家没明说也不好拒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开始慢慢疏远了阿甘,躲避性地告诉阿甘不用为她做那么多事,我会觉得很不好意思的...

阿甘听了哈哈笑着说:“没事,都是同学,帮点忙应该的,你也不用想太多,你要是有喜欢的男生,我还会支持你呢!出门靠朋友撒,你帮我英语提高很多呢!”

亚玲信以为真,真心觉得阿甘是个靠谱的朋友,便打开心扉,帮助阿甘考四六级,经常一起自修学习。


大二的时候亚玲在话剧社的一位学长追求下开始了恋爱,从那以后便不怎么见阿甘了,阿甘发了一条祝福短信,便消失在亚玲的世界。

沉醉于恋爱的亚玲并没有多想阿甘的感受,很久以后才知道从不喝酒的阿甘在那段时间经常独自灌醉自己,醉醺醺地回到寝室倒头就睡,学习也一落千丈。


然而这段甜蜜的初恋并没有持续太久, 不到半年,英俊潇洒的学长就投向了更年轻招展的学妹。

初尝失恋滋味的亚玲,哭成了泪人。

在这最低落的时候,阿甘又出现了,她哭,阿甘就默默坐在一边发呆。

当她抱着膝盖安静下来的时候, 忽然听见阿甘缓缓唱起了一首歌。

多年之后重新回想起,亚玲的脸上还是带着意外的惊奇。

那是黑豹乐队的《Don't Break My Heart》


“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

也许是我的错

也许一切已是慢慢的错过

也许不必再说


Don't Break My Heart

再次温柔

不愿看到你那保持的沉默

独自等待

默默承受

喜悦总是出现在我梦中...”

....


——亚玲惊讶地抬起头,看着木讷的阿甘望着夜空,憨厚又木然的声音无比柔和地流淌在身边,群星之下,江水轻吟,他心无旁骛地望着远方,清澈的眼神,充满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坚定...


“Don't Break My Heart

再次温柔

不愿看到你那保持的沉默

独自等待

默默承受

喜悦总是出现在我梦中...”


亚玲突然噗嗤地笑开了,阿甘仿佛如梦初醒,不好意思地抓着头,“唱的很难听是吧...”

“才不是呢,很不错啊!我的心情好多了,想不到你还有唱歌的才能哈,人不可貌相啊!”

“心情好点的话,咱去吃点饭吧。”阿甘摸摸肚子。

“好啊,还有,谢谢你...”那一瞬间,亚玲突然很想抱住他,那是至今为止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她有了想喜欢他的冲动。然而只是一瞬间,稍一犹豫,她已经清楚的知道,阿甘只能是朋友,自己并不会因为感动而喜欢上他...


这一刻,她才发现,自己曾对他说的那些“谢谢你”,就像打开饮料瓶罐后的谢谢惠顾一般冷清,自己内心中那些歉意,就像“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一般无情。

一想到自己不会爱上他,却又真心不觉得愧疚而更显得自责。


那之后亚玲把全部重心放在了学习和读书上,也经常跟阿甘一起去图书馆自修,阿甘每次都没有什么多余的话,只是眼角余光看去,这娃总在憨憨地笑着。阿甘默默为她做了许多事,看起来木木的他却为了了解她的喜好习惯默默做了一笔笔记本,记下了每次看到听到的亚玲的习惯和喜好...


“我要是能喜欢上他该多好啊。我当时总那么想。我以为日久就会生情,我会慢慢习惯他的存在,自然而然在一块...”亚玲姐说到这沉默了很久,显然接下来的事情她觉得难以开口。


我也觉得无奈,阿甘就像一个邮递员,邮递着对心上人的关心与喜爱,东西送到了,人却留不住,一次一次,徘徊在她心门之外,不知所措,独自等待...


“恕我冒昧,阿甘是不是长得很不帅?” 

“其实他长得挺端正的,就理科男来说还是算帅的了...”

“那为什么...”

“感情哪有为什么啊。有人喜欢吃辣,有人喜欢吃甜,如果不是饿得要命,明知道自己不喜欢这个口味,为什么一定要去尝试?”

“试试也好嘛,我觉得阿甘好可怜...”

“也许现在说没感觉这种话很假,都说结婚过日子要选个对你好的,可是对女生来说,心动很重要,毕竟年轻时候谁没看过爱情电影和小说啊,总觉得爱情不该是因为感动而妥协...但我想我一直没拒绝他,也许就是在等一个心动的瞬间吧....”

“那后来呢...”


“他用时间的陪伴做了最痴情的告白,然而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心动的人,现在的老公,你的姐夫。在这份感情中,他没有了自己,而我却从未向他打开过自己。也许,这就是辜负吧。”


在亚玲结婚一年后,阿甘也很快相亲结婚了。婚礼那天,没有请她。

她从高中的朋友那里听说,结婚那天他喝酒后不停地唱着崔健的《花房姑娘》...哭得像个孩子。

在场的人都看得出来,那种眼泪,并非开心。


 “是啊,人生就是充满遗憾,我也曾想如果自己能对他动心,心甘情愿扑入他的怀中该多好。”

 “哎,都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劝慰。


咖啡馆的空气中,流淌着黄小琥的《没那么简单》,亚玲姐和我都沉默着,看向橘黄色的灯台...


评论
热度 ( 2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