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要一个人


 

我所说的一个人,并非独处时的一个人,而是心理上的一个人。

即使你身处宇宙太空,还有人牵挂关心,那就不是一个人。

而可怕的是,你处在闹市繁华,却没有人发现你的悲伤难过,痛苦绝望,这才是真正的一个人。

孤独是每个人都不可避免的,孤独本身不是坏事。但当你想找人陪伴分享却不得,这是最糟的。

当你的生活突然好像与其他人都不再有任何关联的状态中,当你悲伤却无处获得安慰,当你快乐又没人可以分享时,生活失去一种跟他人的交集,生命就会瞬间变得虚无而绝望。

 

 

晚上浏览网页,看到一个话题--最孤独的时刻是什么? 所有回答我一个个看下来,心里却有莫名的温暖。
原来,我们都有过那么绝望而孤独的时刻,曾经以为再也走不出这样的生活。

然后我问自己,我最孤独的时刻是什么?
答案意外地不经思索地自动浮现了出来...


留学日本第二年暑假,很多好友都离开了这座城市,我的两个亲密室友也一个去了京都,一个去了大阪。于是开始了真正一个人的生活。
从小到大我似乎都没有真正一个人生活过,一直都是呼朋引伴,热闹喧嚣。

这种难得的独自生活的机会对我来说还是新鲜的,尝试研究菜谱,装饰家里也别有一番趣味。



因为大学院的专业父母不是很同意和看好,第二年的奖学金也没申请到,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我决定自己打工赚学费。

日本打工很方便,很多便利店就有专门一本本的打工招聘广告,多是些居酒屋或便利店的活,也不算辛苦。

于是那个暑假,第一次尝试打工的我,出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理,一口气给自己找了三份工作。

 

这三份工作分别公寓附近的24小时拉面店,福冈特产明太子店(腌制过的明太鱼的鱼子,当地人很喜欢吃。)还有派遣公司的一些工厂杂活,其中比较多的是周末晚上去一家便当工厂通宵做便当。

 

一开始出于第一次亲手挣钱的自豪和兴奋,以及新鲜感,感觉还是很不错的,精神抖擞,笑容满面地接待客人,有时候还跟客人聊天说笑,觉得特别充实。

明太子的店里的店长阿姨非常亲切,经常还会给我亲手做的便当或新鲜到货的明太子吃(虽然我本人对明太子的味道非常不感冒...)

便当厂离住的地方比较远,每次晚上都要沿着公路骑行半小时以上来到郊外的工厂彻夜站着,那个确实比较累人,所幸里面的中国留学生比较多,大家聊聊彼此的生活学习,快乐烦恼,也算苦中作乐,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这两个月,基本上也只有星期天下午可以休息放松。而每当我周末下午醒过来,独自望着斑驳老旧的天花板,想起以前在家里时周末起来就有母亲做好的饭菜和催促;有室友大哥的时候他会拉着我一起去买菜做饭,叫来各个朋友一起聚餐欢乐,大家有说有笑,时间飞逝。而当我只有自己时,我盯着天花板,感觉每一秒都像慢镜头。

最终还是得挣扎起来,起身去便利店买个便当,盘坐在榻榻米上,无声地吃着时,才慢慢感觉到,自己真的只有一个人在生活了。

此时此刻,没有室友跟我一起买菜做饭,谈天说地;也没有家人可以依靠,可以任性撒娇。

 

那时候,心里比起感伤凄凉,更多的反而是自己终于独立自强,像个男人一样成长感到自豪与得意。

你看,没人帮我,我也可以一个人努力奋斗,多励志!

 

当看到第一个月的薪资的时候,我无比骄傲,离自己的目标,又近了一大步,这是我用自己的双手得到的认可。

于是我变得更加拼命努力,主动要求增加工作时间和难度,希望在仅剩的一个月完成目标,并且多赚点钱让父母赞赏,让朋友惊讶,我这个他们眼里的大懒人也能如此吃苦耐劳。


之后。

有一个星期三份工的时间完全挤在一块了,早上7点醒来,随便吃点,然后骑自行车到市区的明太子店做上午的工作,吃过午饭马上就是下午各种工厂的杂活,比如码头的搬运工,冷藏库的大扫除,神社的临时工,还要去的最多的便当厂。

日本的食品工厂要求很严格,对食物安全要求很高,检查得很认真。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食材一样样拼在一起,保持美观和整洁,每一道工序,都要换一次性手套。

有时候一恍惚,就放错了地方或食材,那么检查出来后就马上停下,扔掉重做。精神不佳的时候经常出问题,越出越紧张,明明很简单的活,反而身心紧张疲惫。

回到家小睡一下,就是8凌晨两点的拉面店工作,因为慢慢熟悉后,晚上很多时间几乎只有我一个人,客人少就马不停蹄地洗盘子,打扫桌椅地板,补充调味料和面饼。

客人一多,特别是附近工地或者酒会散伙一大帮人一起来时,真是忙到手脚都已经僵麻的程度。

有时候还会来当地的一帮不良少年暴走族,开着招摇朋克的摩托,穿着披风,理着飞机头不可一世的在店里大呼小叫,让我好生窘迫。然而搞笑的是,有一次暴走族们在大呼小叫的时候,附近一个黑社会过来吃饭,老大带着一群黑西装煞是拉风地走近店内的一刹那,所有不良少年都安静地低下了头,让我心中好笑不已。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一周,我觉得睡眠已经严重不足,整个人是处于一种梦游一般的恍惚状态,有时候别人在说什么,都觉得像遥远而模糊的杂音。


然后有一个晚上,从郊区的便当工厂打工回来的路上,要经过一个高架桥。我都是扛着自行车下来的。然而那天晚上困顿非常,我骑着骑着竟然有点晕晕欲睡的感觉,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慢慢接近了那个高架桥。当我突然觉得一震的瞬间,自行车已经在下阶梯的时候打了个滑,眼看就要连人带车一起直接从上面滚下去了。出于本能的瞬间反应,我一个激灵快速脱手车把往后弹出,只听车子发出闷沉的响动不停往下滚着,我的身子也重重的摔在地面上,直觉后肩钻心一般疼痛涌上来,再也不能动弹,只有手在无声地颤抖...躺着躺着,我开始感觉全身都开始疼起来,可能是疲惫与惊恐一起侵袭而出,同时感觉又累又困,好想马上闭眼睡过去,但心里有个声音警告我,决不能在这个没有人烟的深夜睡在这个异国他乡的郊外,什么可能发生。

我好想打个电话跟谁呼救,然而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可以依靠的人,才发生,他们都已经不在身边,帮不了我什么了。

高架上车来车往呼啸而过,灯光时而闪烁仿佛白昼,时而暗淡如地狱。

而我孤独地躺在路边仿佛垃圾一般无人注目,仿佛虫豸一般危在旦夕。我只能一动不动望着天空,只觉得今晚夜空好美,星辰好远...

那一刻,真叫心如死灰。当时觉得可能就这么死在异国他乡了,然后父母得知我的消息却是死讯,就觉得难过异常,不知不觉间,在走马灯一般的记忆闪回中沉沉睡去..

也不知我睡了多久,醒来还是痛,但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挣扎着站起来了,虽然腿脚有些酸疼,后肩像石板一般隐隐作痛。也只有往下走了。

我一瘸一拐下天桥拿自行车,发现这自行车质量还真不错,整体竟然没有摔变形,就是轮胎前的钢板歪曲进去,骑是肯定不能骑了,只能改天找人修了。

于是也只能独自推着车,一步一步踱回几公里外的栖息地..

.那一路我什么都没想,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只觉得出乎意料的平静,还为自己的坚强暗暗自豪。

然而走到公寓楼下,楼下的日本老奶奶看我走路不对劲,关心地问我没事吗。
那一刻,我突然忍不住的鼻酸难受,憋住情绪强憋出一个笑颜说:大丈夫,摔了一跤而已哈。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竟抑制不住的泪如雨下,哽咽痛哭...

那是我记忆中最彻底的痛哭,最彻骨的孤独体验...
如今回忆起那个最孤独的时刻,我问自己为何那天晚上突然泪如雨下,为何就突然孤独了?

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所谓一个人的坚强,只是因为没人关心.当你想要的观众不在身旁,才最孤独。


评论 ( 1 )
热度 ( 3 )

© 小岩井的爱情笔记 | Powered by LOFTER